<form id="hhr5n"></form>
      <form id="hhr5n"></form>

      <noframes id="hhr5n">
        
        

        <address id="hhr5n"></address>

          <address id="hhr5n"><listing id="hhr5n"><menuitem id="hhr5n"></menuitem></listing></address>
          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要聞關注|工作動態|權威發布|廉韻聚焦|紀法廣角|校園清風|信訪舉報
           
          • 對“微腐敗”就要無微不“治”
          • 天津兩名局級干部懺悔書曝光
          • 勿以官小而不廉,勿以事小而不勤,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 反腐倡廉,激濁揚清,共創廉潔社會;弘揚正氣,鞭撻腐敗,同樹廉潔形象
          • 講奉獻、重品行,廉潔自律記心間;干事業、謀發展,創業創新促崛起。
          請輸入要搜索信息的內容!
           
          要聞關注
          研討 | 接受圍獵轉化為受賄的幾種情形
          2021-10-03 16:28  海河清風


          伴隨著反腐敗力度不斷升級,更多請托者為規避風險采取長期圍獵的迂回方式,在前期交往中對公職人員只“付出”不請托、只談感情無涉工作,待將來臨事時無需刻意相求,利用常年的情感羈絆便可驅使公職人員為其謀利。從各地反腐實踐來看,被圍獵而不自知,長期收受禮品禮金是領導干部違法犯罪的前奏,對此須嚴加防范、謹慎對待。

          收受特定主體大額財物被擬制為承諾為他人謀利

          圍獵一詞的學理化表達是感情投資,一些辯護觀點也常以行為人屬于無具體請托事項的感情投資為由否定受賄罪的成立,但可以肯定的是,感情投資并非天然的出罪事由,尤其是在2016年“兩高”《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出臺之后,收受來自下屬或行政被管理人的感情投資已然被納入受賄罪的射程范圍。盡管下屬或行政被管理人在向公職人員贈禮時并無任何具體、明確的請托,受禮者也沒有為贈禮者謀利,但由于贈禮者乃是公權力的直接利害關系人,在上下級與行政管理主客體之間天然蘊含一種現實的、內在的利益關聯,雙方任何經濟往來都不可避免地帶有污染權力廉潔性的風險因素,更遑論收受價值三萬元以上的大額財物。所以在上述特定主體之間原則上禁止收送大額財物,一旦發生,法律將推定該行為“可能影響職權行使”,并視為公職人員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從而觸犯《解釋》第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

          基于抽象職權而收受財物,依然可能符合受賄罪權錢交易的不法本質

          受賄罪的本質是權錢交易,最典型的模式是“一事一賄”,但很多圍獵者刻意在贈財與謀利之間設置時空間隔,以求淡化、掩蓋權錢交易的對價關系,所以處理長期圍獵型案件的關鍵就在于揭示和論證被遮蔽的對價關系。從規范評價的角度,權錢交易中的“權”不僅指具體的職務行為,還應包括抽象的職務權限。具體的職務行為是指行為人應請托人的要求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辦事,而抽象的職務權限并不是一種外在的行為表現,而是在規范層面公職人員的職務權限所能籠罩、決定和影響的事項。圍獵型案件滿足財物與抽象職務權限之間的對價關系,依然符合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

          首先,抽象的職務權限若遇合適時機便會轉化為具體的職務行為,如果只處罰實施了具體職務行為的受賄人,卻放棄打擊以抽象職務權限待價而沽的受財行為,將會變相激勵公職人員通過“只收錢不辦事”來規避法律制裁。

          其次,“為他人謀取利益”是我國刑法為凸顯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而專門設立的構成要件,根據《解釋》的規定,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最低限度是承諾,承諾之后即使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依然屬于受賄,其背后邏輯在于是否動用公權力為他人謀利并不是刑法責難行為人的原因,刑法之所以處罰行為人是因為其以公職身份為對價從他人處獲取財物,從而觸犯了公職不可謀私利的從政鐵律。

          最后,站在圍獵者的角度,權力總是以特定人員為載體,只要俘獲了掌權者便相當于擁有了權力,所以圍獵者進行的是一次針對未來的概括性投資,其并不期待即時的回報,而是持一種“放長線釣大魚”的心態。所以圍獵者看似無所求實則所圖甚大,當下無所求只是惡意規避法律所制造的假象。

          總之,如果國家工作人員的權力半徑、分管事項、工作職責能夠及于圍獵者可能發生的請托事項,此時收受的財物便與抽象職務權限之間具有了關聯性,財物的性質也因此可能變成賄賂。

          不必拘泥于請托的表達形式,而應考察具體請托事項是否存在

          根據現行法律,圍獵行為若轉化為賄賂犯罪必須滿足“具體請托事項”這一條件,正如最高人民法院針對《解釋》的官方解讀中所強調的,“在刑法沒有規定贈賄、收受禮金方面犯罪的情況下,受賄犯罪謀利要件的認定需要把握住一個底線,這個底線就是《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確立的具體請托事項?!笨v觀整個圍獵過程,圍獵者在送禮時對具體問題避而不談,甚至連請多關照之類的說辭都刻意避免,這也導致圍獵型案件的查處難度陡增,在認定時亦容易產生爭議。

          破解問題的關鍵在于,請托事項是否提出和表達并不影響受賄罪的判定,起決定性作用的是,是否有具體請托事項存在,如果存在具體請托事項,無論贈禮者是否明示都不影響受賄罪的認定。至于對具體請托事項存在與否的判斷,辦案人員更多是利用經驗常識、推定等規范性評價工具加以鑒別,而不是簡單機械地以外部行為或當事人陳述為準。

          實務中常以“默示承諾”的推定方法來解決具體請托事項的認定問題,只要根據普通民眾的視角能夠預見到贈財者具有請托公職人員的高度可能性,公職人員對財物的收受即構成為他人謀取利益的默示承諾。如蘭州大學第二醫院原黨委書記丁桂榮受賄案中,及至案發,贈財一方都未向丁桂榮提出任何幫助請求,丁桂榮亦未利用職務之便為贈財者謀取實際利益,但法院最終仍以受賄罪論處。

          此外,可根據送財物的時間節點、對話語境、雙方身份等推斷出贈禮者的真實意圖,比如當案件正處在訴訟進程之中,當事人向主審法官贈送財物顯然是希望通過收買法官獲得勝訴判決,而非單純為賺得法官好感為將來鋪路,此時請客送禮的意義就從長期的拉攏腐蝕演變為即時的利益交換,受財的性質也隨之改變。即使當事人一言不發也“一切盡在不言中”,作為一名職業法官亦不難猜測這種“臨時抱佛腳”式的送禮背后所隱藏的請托事項。

          綜上,賄賂犯罪多發生于私密場所,隱蔽性高取證難度大,查處長期圍獵型案件不必局限于圍獵者無欲無求的行為表象,在收贈財物已是既成事實的前提下,倘若公職人員的職務權限能夠對贈禮者當下或未來產生制約影響,便可能涉嫌受賄罪。(陳鑫)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紀委市監委駐天津城建大學紀檢監察組

          国产va免费精品观看精品
              <form id="hhr5n"></form>
              <form id="hhr5n"></form>

              <noframes id="hhr5n">
                
                

                <address id="hhr5n"></address>

                  <address id="hhr5n"><listing id="hhr5n"><menuitem id="hhr5n"></menuitem></listing></address>